抑鬱症與壓力

賴秀芸博士

近日有學童因不堪壓力而輕生,引起社會各界關注。當中問題複雜,除了要反思教育制度、生命教育等議題,社會都需要關注情緒精神健康的重要性。都市人對生活及工作壓力習以為常,往往忽略壓力對情緒的影響。從基礎神經科學研究發現,抑鬱症與壓力更是息息相關。

什麼是抑鬱症?
情緒總有高低起跌,但如果長期持續情緒低落,因而影響生活、工作、人際關係,甚至產生輕生的念頭,便有可能患上抑鬱症。
抑鬱症是一種情緒病(mood disorders)。跟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球有一億人以上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症。事實上抑鬱症非常普遍,任何年紀的人都有機會患上。成因是由生理及心理多方面的因素互相影響而引至,如基因遺傳、環境因素如壓力、生活中遇上打擊如失業,喪親,心理創傷等等。患者會心情鬱悶,感到無助,焦慮不安,對事物失去興趣,身體感到極度疲倦,睡眠及食欲紊亂,精神不能集中,嚴重者更會產生自毀的念頭或甚至自殺。

大腦出了什麼狀況?
神經影像學研究發現,在抑鬱症患者大腦中,有數個區域在結構及功能上出現異常,例如杏仁體 (amygdala)、海馬體 (hippocampus)、前額葉皮層 (prefrontal cortex)等。這些腦區控制我們的情緒、記憶、性格、認知等功能,結構及功能上出現異常,可能會引至患者面對情緒刺激時,產生比平常更大的反應。

壓力與抑鬱症
雖然壓力並不是抑鬱症必然的成因,但是抑鬱症患者更容易受壓力影響。抑鬱症患者的壓力荷爾蒙—皮質醇 (cortisol)亦比一般人高。基礎神經科學運用囓齒(rodents)動物模型(animal model)作研究發現,長期持續壓力會引發動物出現與人類抑鬱焦慮相似的行為。我們當然不能問老鼠有沒有情緒低落,但透過動物行為實驗以及其他檢測發現,持續壓力在動物身上除了引至以上提及的腦區在結構及功能上出現異常之外,亦會令神經元的突觸可塑性(synaptic plasticity)降低,及減少海馬體的神經幹細胞(neural stem cell)。突觸可塑性及神經幹細胞與大腦功能有重大關聯,如果壓力持續而不紓緩,會對大腦構成長遠影響。

治療與康復
抑鬱症是可以治癒的。心理輔導、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藥物治療如抗抑鬱藥物 (antidepressant medications)等都有助緩解症狀,回復正常生活。研究亦發現,適當的治療,甚至適當運動均有效逆轉以上提及的大腦異常。當然,現時的療法亦有不足之處,所以科學家仍努力在成因、治療及預防上作積極研究。

我們可以做什麼?
當自己或察覺身邊有人遇上持續情緒困擾時,必需要尋求專業人仕協助。人們常常把「抑鬱」一詞掛在嘴邊,但當遇上抑鬱症時又諱疾忌醫。每個人可以承受的壓力都不同,切勿輕視抑鬱症及壓力對生活的影響及破壞力。所以,每個人都需要認識抑鬱症,選擇健康生活模式,多做運動,保持樂觀心態,提升抗逆抗壓能力。其實情緒病並不可怕,多注意自我或身邊人情緒精神健康,及早察覺和治療,可大大避免輕生慘劇。最重要一點是,「情緒」本身並不代表「你」或「我」,不要被情緒病抹殺或令我們忘記每個人的獨特之處。社會、家人、朋友以及自我的支持和鼓勵,積極面對治療,我們是可以一起克服抑鬱症的。

相關及支援組織知訊可參考醫管局網頁:http://www21.ha.org.hk/smartpatient/tc/chronicdiseases_zone/details.html?id=175?
賴秀芸博士—曾於美國紐約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現為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助理教授,進行有關情感與學習的基礎神經科學研究。



每日之聲
病人組織「香港病人政策連線」譴責梁家騮醫生拉布。指梁家騮應該盡議員職責,透過辯論,將議案付諸表決,而非透過點人數,製造流會機會。

最新消息

會員登錄
:
: